千亿资产的馈赠展现一场富豪气质做科学家也不例外

2022年9月10日 0 Comments

这是一部小众的医学科幻作品,谨以写给热爱医学,需要医学,研究医学,关注医学发展的朋友们。故事情节与人物设置,涉及多个领域的科幻,以及多种空间的转换,请用幻想的思维进行阅读。《天医殿》第99章:华亚裔不是华亚人】

雾都研究院有了全款买下一幢楼的经历,赫尔塔也不由得底气十足,无形中都显露出有财富的霸气,李槟槟和克里斯蒂纳也跟着点头应声,嗯嗯嗯地确认就是这么回事,三个科研工作者,都表现出十足的富豪气场来。

“只要确认是给埃米尔的,全部免费赠送,我刚才说过了,我只是需要他帮我一把,别的都不重要。如果你们可以代替埃米尔,现在就可以去提货,但是,我要提前告诉你们一件事情,如果埃米尔不在雾都,你们很可能会被撒旦达劫持,生命都会有危险,更别说拿到器材使用了。”

富豪很认真地提醒着三个人,似乎确实很吓人很危险似的。李槟槟多少知道埃米尔异于常人,仅仅是埃米尔基因的变化,就不能算是一个普通人类的基因了,并不是很吃惊富豪的说法,也坦然接受着一切的与众不同。

赫尔塔和克里斯蒂纳并不去想那么多,也不认为谁能要他们的命,撒旦达是谁他们完全不关心,把雾都研究院筹备工作做好,才是他们最关心的,至于劫持么,遇上了再说吧,眼前要做的是达成交易。

“她叫克里斯蒂纳,是埃米尔的男朋友的妹妹,我叫赫尔塔,是这家医院的医生,也是埃米尔的男朋友的表哥,他叫李槟槟,是埃米尔的发小,我们三个完全可以代替埃米尔。”赫尔塔做了介绍,等着富豪回应,富豪费解地思考了几秒,脸上露出茫然的神色,接着问道。“发小是什么?”

“发小大概的意思是,小时候一起长大的朋友,华亚语是这么说的,翻译过来没有对应的词汇,就叫发小。”李槟槟自己做了补充解释,因为赫尔塔和克里斯蒂纳也不清楚发小是什么,李槟槟说是埃米尔的发小,那就是发小了,反正只要不是埃米尔的男朋友,他们就不再关心发小是什么。

“埃米尔为什么有男朋友?他是同性恋吗?”知道发小是什么意思了,富豪又费解地提出了另一个问题,克里斯蒂纳、赫尔塔,李槟槟,几乎都要晕倒了,埃米尔在富豪嘴里成了他,而且有同性恋的倾向,那不就是等于说费里克斯也是同性恋吗?“我们等一下,我觉得这类问题,应该让艺术家丹阳回答他,我去带丹阳过来。”

克里斯蒂纳一阵风一样,富豪,赫尔塔和李槟槟的错愕中冲出病房门外,去找艺术家丹阳去了。“埃米尔是一个美丽可爱的华亚女孩,我想你是误会了,可能你说的那个人没有跟你说清楚埃米尔的性别,克里斯蒂纳生气了,这场交易恐怕不容易成达了。”

赫尔塔又恼怒又好心地提醒着富豪,李槟槟没有说话,却是一脸的嫌弃与厌烦,他感觉富豪有点蠢,智力堪忧。富豪有点傻眼,突然明白自己犯了一个常识性的错误,几乎都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,就问出了人神共怒的错误答案。

“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,我最近被吓傻了,有点大脑转不过弯来,请原谅我的失误,现在,我应该如何挽回这一切,请二位一定要帮助我,给予我一个可行的建议,我会立即去做到的。”

富豪反应过来之后,立即补救,他希望事情不会太晚。院长非常准时,半小时准点回归,刚好看到富豪手足无措连连道歉的样子,有点讶异地问,“你怎么了?你们谈成了么?医疗费可以今天补交上吗?”

“我,我,我得罪了埃米尔小姐,院长,你一定要帮帮我,我完全是无心的,我以为埃米尔是一位男生,这分明就是一个男孩子的名字,但是,埃米尔是一位美丽可爱的小姐,她男朋友家的人都生气了,还有她的发小也生气了。

如果你不能帮助我补救挽回,我就仍然没有钱补交医疗费,院长,你一定要帮助我啊,替我和他们好好说说吧。”

富豪简直要跪下来求院长了,这可是要他命的事情,好不容易等来了埃米尔的朋友们,却又让他自己给搞砸了,他后悔自己判断能力不足,智商不够,竟然没有考虑到埃米尔是一位美丽的小姐,还当着她男朋友家人的面说埃米尔是同性恋,他感觉自己真的是在作死了。

院长完全不清楚是怎么回事,听得糊里糊涂的,也不知道如何帮助富豪,就转向赫尔塔问,“他到底怎么了?出什么事情了?他想让我帮助他什么?”

赫尔塔不想院长卷费里克斯和埃米尔的事情中去,就直接跟院长说,“没事,我来处理吧,院长的面子是肯定要给的,华亚人都是这样说的,对吧?”赫尔塔一边回答院长,一边故意问李槟槟,李槟槟只能点头,并没有说什么。

“赫尔塔医生,院长,还有这位华亚的发小小兄弟,太感谢你们了,我们可以继续之前的话题了么?”富豪惊喜交加地向三个人致谢,他再也不想多问了,只想立即与埃米尔的朋友们达成交易。

“我不是华亚人,只是华亚裔。”李槟槟再次满脸不高兴地小声嘀咕了一句。“华亚裔就是华亚人,在我们看来是这样的,因为我们特别喜欢华亚人,所以,华亚裔的人都是被我们当成华亚朋友看待的。”

院长这次知道富豪是怎么惹到他们几个人了,连忙帮着富豪说话,生怕他真的把生意搞砸了,那他的医疗费就真的没有地方收回了。

李槟槟笑了笑,没有接院长的话,院长看他就是一个十四五岁的孩子,也没有过多地去想,富豪的生意能继续达成就行,他要的是富豪能支付医院的医疗费,别的事情他就不关心了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